您现在所的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美图将其归咎于手机市场不景气

发布时间:2018-08-28 09:38 作者:hg0088 点击量:
-
-
  8月20日,智能手机产业的增长放缓乃至倒退,让手机厂商感到阵阵寒意。国际研究机构Canalys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售数据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回暖,总销量达到1.04亿部,但同比继续下跌8%。罗永浩再次带来锤子科技的多款新品,其中主角是“双系统、无限屏”的中端手机坚果Pro 2S。此外,“子弹短信”“锤子交友”等新功能也宣布正式上线。原以为将夭折的电脑产品TNT再次出现在发布会上“重新发布”。罗永浩表示,TNT的研发工作量超出预期,再加上订单量太小导致成本较高,TNT不得不延迟发货。
 
  不过,此次发布会的“爆点”可能并非是坚果Pro 2s,而是锤子科技将在未来半年启动底层操作系统的研发。自称“不赚臭钱”的罗永浩,再次抛出了宏大的目标。他扬言,锤子这次要做真正的OS而不是UI修改,并且是不基于Android的自研系统。
 
  几乎每一个国内手机厂商都有一个自研OS的梦,包括华为、小米等品牌都有意自研操作系统取代Android,但现实是国内基础技术之薄弱,让这一梦想过于遥远。中兴事件的爆发意外让“自主可控”再次成为国内互联网投资的风口,这一次罗永浩和锤子又有多少胜算?
 
  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,压力已经率先反馈到那些试图走差异化路线的手机厂商身上。例如,美图近日公布的半年报显示,公司最大的“现金牛”美图手机营收大幅缩水,同比下跌接近25%,美图将其归咎于手机市场不景气。
 
 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2017年称得上是锤子起死回生的一年。这一年,原本承诺不做中低端手机的罗永浩凭借着坚果Pro半年100万台的销量成功扭亏,这其中很大程度上归功于CTO吴德周的加盟,他的到来让锤子科技比刚成立时更像一家手机公司。
 
  作为荣耀产品线的重要功臣,吴德周在华为期间带领团队研发出一系列的明星产品,是荣耀系列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。进入锤子担任CTO后,吴德周为锤子注入更多工程师文化和手机制造基因,让锤子从一家营销主导的公司走向真正的手机厂商。
 
  但与那些出货量以数千万计算的大品牌相比,锤子科技一年两百万的出货量始终缺乏对上游供应链的议价能力,这导致坚果Pro2销量走高后新产品的负面消息不断,除了坚果R1摄像头玻璃刮花外,旗舰机也被曝出存在开胶问题。
 
  “出货量100万是手机厂商跑通供应链的标志,但供应链层面来说锤子等二线厂商的压力的确越来越大。”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随着千元级的市场份额下跌至20%后,1000–2000元区间的市场份额有所上升,这一区间的竞争也比以往更加激烈,OPPO、Vivo等品牌对二线厂商的挤压仍在持续。
 
  TNT难题待解
 
  手机业务空间有限,让锤子转向手机配件和办公场景,但TNT工作站显然难以承担这一重任。
 
  此前时代周报已报道过,虽然TNT工作站的最大亮点是所谓“革命性的交互方式”,但其并不是一体化的计算,而是将计算和储存两大功能交由坚果R1负责,这意味着TNT更像是一块大型的显示器。此外,若想完整体验TNT工作站,用户需要同时购买TNT和坚果R1,整体价格高达15000元。
 
  另一个至今仍未解决的问题是,TNT工作站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,去满足基本的办公需要。目前TNT的办公软件Smartisan Office是由国产软件企业永中提供,不支持Adobe旗下的Photoshop、After Effects等产品。
 
  虽然锤子科技CTO吴德周表示,原则上安卓的所有应用都可以在TNT上运行,未来也会开放接口让一些开发者去做适配,但对于销量只有200万台的锤子而言,如何吸引开发者入场是一件头疼的问题。有关生态方面的搭建问题,截至发稿时,锤子科技方面未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请求。
 
  正是基于上述种种原因,TNT发布后一直不被看好,反映到订单量上也较为惨淡,原定的代工厂惠科电子不愿接单后,锤子不得不推迟TNT的上市时间。
 
  对于外界的种种质疑,罗永浩表示,如果忽略触控版本,绝大多数显示器插上手机即可体验 TNT 系统,实际上要用上TNT的具体成本,最低可以降至1199元。为了尽可能推广TNT,锤子科技已经让TNT操作系统先行上线,让坚果R1 手机用户先行尝鲜。
 
  按照罗永浩的说法,今年锤子科技的新品可以分为正常、激进、稳健和没人相信四大类型,其中坚果Pro 2s属于稳健产品,而TNT则为激进产品,至于10月份还将发布一款“没人相信”的产品。
 
  在存量市场里,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,留给二线厂商的空间更小。Canalys的报告指出,二季度前五大厂商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、苹果的市场份额高达90%,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73%。
 
  不过这一举措可谓是杀敌八百,自损一千。有不愿具名的办公硬件从业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如果TNT的操作系统能适配市面上绝大部分的显示器,那么用户更加不愿意为TNT埋单,他认为锤子科技的最大卖点不是硬件而是软件,将操作系统开放是非常冒险的举措。
 
  此外,软硬件合作是目前企业办公市场的主流路线。在国内拥有3万多企业客户的Maxhub长期专注办公室会议场景,其产品中心总监赵海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Maxhub与钉钉在产品和技术方面都在进行深入探讨和整合,“目前来看钉钉是通用型企业服务比较大的流量基地之一,钉钉依托于整个阿里的体系,在中小企业板块有非常大的影响力”。
 
  吴德周承认,由于人手有限,TNT的研发量超出预期,锤子最初低估了开发难度。“对我们进度影响最大的还是Office三大件,由于这并不是我们全部自己开发,而是和一个第三方公司一起合作开发的,他们也是一家不是特别大的公司”。
 
  他透露,无论是子弹短信,还是Office三大件,TNT系统是一整套系统工程,“这不是简单的修改,而是整个系统架构的革新变化。”
 
  对于原本凭借坚果Pro、坚果pro2等产品着顺利实现盈利的锤子科技来说,TNT的失败很可能意味着团队过去一年的努力又白费,毕竟随着智能手机市场增长进入停滞阶段,留给罗永浩的时间已不多。
 
  自研操作系统
 
  在发布完一系列新品后,罗永浩透露,锤子计划要做OS系统,而且从底层系统开始,绝不是基于Android的简单搭建,系统也不仅仅针对于手机。言下之意,锤子科技打造的系统很可能将彻底打通手机、电脑乃至更多的智能硬件,成为物联网的底层基础。
 
  然而,与TNT工作站的问题相似,锤子研发OS将面临着生态问题,没有发开者进场就无法搭建自己的生态圈。Android 和 iOS的成功,正是开发者与用户的不断加入—在大量用户聚集的场景下,开发者的应用能够获得丰厚的利润,促使更多的开发者进场,从而吸引更多的用户聚集……Android和 iOS生态成功原理就是形成了这样的闭环。
 
  由于生态体系强大的垄断性,目前全球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市场早已归Android 和 iOS所有。市场调查公司 Gartner 发布 的2017 年手机OS市占率调查显示,Android系统的市场份额高达85.9%,苹果IOS系统占据14%,剩余的0.1%被Windows、YunOS等瓜分。
 
  事实上,除了锤子,华为、小米都有传出计划打造自研OS的消息。这两家手机厂商拥有巨大的出货量,庞大的用户群体使其有底气实现“进口替代”,例如芯片层面上华为已经使用自研的海思芯片,但具体到操作系统,有传华为从2012年开始已经秘密着手研发,但至今仍未有确切消息证实,足见操作系统的研发难度。
 
  因此,罗永浩提出要打造自研OS后,再次迎来新一轮消费者的嘲笑和怀疑—对于一个团队尚不足一千人的初创公司而言,如何去挑战谷歌和苹果两座大山?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